VR电影,离我们还有多远?

文化观澜 2016-06-14 20:00:37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钟菡
说起VR,无论内容生产者还是硬件制造商都已经“摩拳擦掌”,对开拓和进入中国市场充满兴奋。但VR电影不能只是商业市场上的噱头,或者成为下一个“不尽如人意”的3D眼镜,在未来十年内,能否真正改变人类生活,仍有许多路要走。

“在VR没有竞争对手,只有合作伙伴。”在6月13日举行的上海国际电影节VR虚拟现实峰会上,业内人士认为,VR技术虽然不新,但要让VR观影成为现实,我们有太多的细节要考虑。

VR虚拟现实峰会现场。 钟菡 摄

 

不解决硬件问题,谁都玩不了?

 

戴上VR头显观看视频,除了新奇、有趣外,“头晕”是这种体验给人最大的感觉。小米影业总裁、小米路由器/小米探索实验室(VR)总经理唐沐一针见血地指出,号称销售过百万的VR头显每日活跃用户只有3000多,“用户是否准备好了?相信大家会不断地问这样的问题,其实用户并没有准备好,因为目前的硬件不舒服。”

 

VR为何会令人不舒服?除了沉重、发热大外,还有一个问题是延时。唐沐解释,人类从穴居人进化而来,当穴居人发现眼前的景象和自己预期不一样时,会有头晕情况出现,于是会呕吐,人到目前为止仍然遵循着这样的过程。“当你戴着VR头盔转向的时候发现延时,会有眩晕或者想呕吐的感觉,这是非常正常的。而且不要做试图制作超过半小时的VR内容,因为现在的设备根本不支持。”

 

唐沐表示,VR观影的探索开拓正是基于目前3D观影存在的“痛点”。“花了一百多买了一张3D电影票,但拿到的3D眼镜常常有很多的划痕,不能有足够好的3D体验。”其许多眼镜一族都把3D眼镜看作是“反人类”的设计,而大量的电影都会制作3D版,视觉效果往往因为硬件问题大打折扣。VR能否真正提供“独占式”、“隐私”、“微社交”的3D观影体验,恐怕“眼镜好不好”是其中的关键问题。

 

我怎么知道它是电影不是游戏?

 

说起VR,也许很多人都会把它当做一种可以身临其境的游戏,然而,“玩游戏”和“看电影”是完全不同的体验,当我们在体验一部VR产品时,如何定义它是一部电影还是游戏?Baobab工作室联合创始人、CEO 莫琳·凡给观众播放了由她的公司制作的一部VR动画片的开头,一只兔子在画面中跳动,接着一部外星飞船降落,两个外星人走了下来,企图杀死这只兔子。

 

“这是电影还是游戏?对于大多数的游戏来说,如果你是一个角色,应该考虑我该怎么达到下一关,需要按什么按纽,还要杀多少怪物,而不需要考虑太多的故事。但对于VR电影,如果你是影片中的小兔子,需要关注的是故事和其他角色,而不是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由于VR的自由度高,一开始莫琳也担心观众会用玩游戏的方式来体验其中,但令她感到惊喜的是,观众可以更好的融入那个世界,也会关注影片中身边的一些其他角色。

 

不过,这也提出一个问题,在传统影片中,导演通过镜头的剪切、转换,可以逼迫观众看“想让他看的地方。”但到了VR影片里,观众可以看任何想看的地方,如果觉得无趣,甚至可以完美“避开”导演费心的安排。如何引导这一切回到电影的轨道上,而不是成为一场漫无目的的游戏?莫琳认为,声音是非常好的工具。“小兔子在草丛里发出声音,太空飞船飞来发出巨响,这时候观众会把眼睛和目光转过去。”

 

“VR绝对不是你拿360度摄像头拍几个内容。”数字王国行政总裁、执行董事谢安认为,VR考验的是创意能力。从黑白电影到彩色电影、3D电影、iMax 3D,未来下一个阶段将不再是看电影,而是在电影里面。真正让用户迎接VR时代,除了硬件,内容更要“准备好”。“一部电影是不是可以不停的看,每看一次,如果走的方向不同,参与方式不同,是不是就有不同的内容?这是电影工作者要准备好的挑战。”

“不舒服”是人们对目前VR头显的普遍抱怨。 钟菡 摄

 

没有“交互性”再好看也不够?

 

我们需要在VR上看到什么?“目前我看到非常多的VR影片都是类似糖水片的东西,看上去非常漂亮,但内容空洞无物。”唐沐认为,随着用户对VR的猎奇心逐渐消失,没有好的内容,当VR大潮过去之后,会发现用户会流失得一干二净。

 

“大家对虚拟现实的期待绝对不是说今天看黄浦江、后天看外滩、大后天看香港维多利亚港,大家要看不一样的东西,一个从来不会经历的东西,比如太空、海底,甚至回到过去跟已故的人体验一段历史。”谢安一连串的发问也引起了人们对VR的憧憬,我们能否借助VR回到某一个历史时刻,与某个历史人物一起交流、见证历史的发生?

能否提供好内容,仍然是VR产品留住用户的关键。 钟菡 摄

 

Immersive VR Education 制作了VR“阿波罗11”来让观众能对阿波罗登月这一历史事件有浸入式的教育体验,首席执行官大卫·惠兰介绍,在这部作品里,观众不仅可以从宇航员的角度观察,还有登月器之外外太空的视角,如果用户盯住一定的方向,可以触发不同的事件,比如流星划过等,让公众有真实的存在感。SpheresVR的创始人及创意技术家卡尔·吉野奈特觉得,VR把一个抽象的故事通过沉浸式的体验讲述给这些用户,“有点像交互式的剧院。”

 

“在叙事背景上,如何让这个故事带有交互性地流动下去,并且不一定要打造成一个游戏,这其实也是一个挑战。” Apelab联合创始人、CEO艾米莉·朱莉认为,对于内容生产者而言,交互性需要构建空间里一些细微层面的叙事,需要关注每一棵树,每一个石头,包括他们将会如何影响到整体的环境,“我们更多是构建一个世界,而不仅仅构建这些故事。”能否写出具有“VR感”的故事,给编剧们带来新的课题。

 

编辑邮箱:1346742052@qq.com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李文萍

国新网许可证编号:3112014001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