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文化
1948年,肉价飞涨达七万二千元一斤,其他蔬菜之类也要一万元一斤,真是上海人所说:“杀足穷举(鬼)!”上海人过年关,有的嘻嘻哈哈,有的愁眉哭诉,有的趾高气扬,有的垂头丧气。年关逼近,米价果然跳近二百万关,上海人的眼光,实在厉害!
作者:沈轶伦 2018-02-17 08:37:15
(5)
(1)
年夜饭吃点啥?当年由于处于计划经济年代,物质还相对匮乏每户人家按人口多少分大户和小户,四个人以下为小户,五个人以上为大户,大户的量比小户要多些。记得蛋票只能买打碎调和过的冰鸡蛋,一般市民买回家后都用着煎蛋饺。而鱼票只能在带鱼、黄鱼、昌鱼中选一种,如果选黄鱼、昌鱼,大一点的,小户人家只能买一条。
作者:龙钢 2018-02-16 10:23:34
(8)
(1)
上海这个城市的标签,是多样,是奋斗,是快节奏,但我的基因早已接受这些标签,接受了上海,更是适应了上海味道。
作者:沈轶伦 2018-02-13 19:23:29
(13)
(3)
1999年2月22日,虹口体育场又经过一轮新的改造后,成为国内第一座亚洲一流专业足球场,并正式更名为“虹口足球场”。
作者:吴德胜 2018-02-07 15:57:34
(2)
(1)
从春天一直寻寻觅觅到了夏天。由于放暑假,笔者可以整天在“市场”寻觅。记得那是个大热天,天气预报说36摄氏度,其实热度不止!笔者发现原本热闹的集邮“市场”因为酷暑少了许多人,便冒着毒辣太阳,在人群里“蹲守”寻觅那张缺了的中共十大纪念邮票
作者:龙钢 2018-02-07 15:57:29
(1)
(0)
目睹上个世纪50年代在沪外侨的生活,也见证过上个世纪80年代上海人的出国潮, 南昌路上环龙里的故事,是属于那个年代许多淮海路周边儿女们的故事。这里人们的眼睛,不仅仅看向眼前的生活,更望着外面的世界。
作者:沈轶伦 2018-02-05 14:34:00
(3)
(0)
18岁那年,走走考上复旦大学离家,老宅土地上建造起新楼盘。1981年春天,养母带她回的那个家,嘉善路526号,已经不复存在。对她来说,偌大一个世界,偌大一个上海,如果有哪里真正算得上是家,还是在这里。
作者:沈轶伦 2018-01-27 15:00:18
(3)
(1)
师大新村,是褚君浩的家;偌大一个中山北路华师大校园,成了褚君浩童年的百草园。他去丽娃河游泳,在群贤堂下捉蟋蟀,攀爬校园里的桑树吃桑葚,到第五宿舍前挖萝卜,还爬上河边高高的梧桐,然后在树干上刻下“冲天大将军到此一游”。
作者:沈轶伦 2018-01-27 13:50:35
(6)
(0)
用“柴爿”烧的汤水,哪怕水烧得再开,汤水不断翻滚,其锅里的馄饨能保持原滋原味;汤姓夫妇在馄饨的配料上,汲取咸豆浆配料的精华,也在柴爿馄饨的配料里,适当加一些正宗四川榨菜末,使得这“柴爿馄饨”吃到嘴里,又香又鲜又能嚼的特有口味,不像其他小馄饨没什么嚼劲,一口就吞下去了
作者:刘小虎 2018-01-25 16:39:12
(5)
(0)
“雪花飘,雪花飘,雪花飘时风如刀,腹饥身寒苦难熬,千元钞,万元钞,大钞发行节节高,物价狂涨如怒潮,果腹无钞买油条,遑论棉袍,妻啼儿又嚎!”——这是解放前上海冬天的写照。
作者:沈轶伦 2018-01-24 18:35:13
(7)
(1)
过年过节要抓紧时间打工挣钱,不能回家探亲,打个电话就算给长辈尽孝。年三十夜电话线热得发烫,他们三个候在电话机旁边不断拨号,鞭炮声中,轮流和妈妈讲话,安慰留守老婆,让孩子叫一声爸爸,电话线两端的人都是泪花儿闪闪,这只电话机就像救人于难、大慈大悲的菩萨。
作者:孔明珠 2018-01-24 15:15:25
(3)
(1)
随着“砰”的一声闷响,一股蒸汽带着热浪升腾起来。空气中顿时弥散着米花的甜香。孩子们又“轰”地一下涌上去,分享着第一锅烹香的米花。所以,轮到第一个是最不划算的。但孩子们不管这些,人虽小,气量却大着呢。反正都一样,吃完你的,还有我的。
作者:汤朔梅 2018-01-22 16:39:06
(1)
(0)
热门文章排行

 

上海辟谣平台
聚焦嘉定
第三届绿色账户微电影大赛
设计服务与相关产业融合发展整合推广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