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天下 > 文章详情
观察家 | 萨利赫的倒下,再次凸显中东地区令人担忧的冷战化格局
分享至:
 (2)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刘中民 2017-12-05 14:05
摘要:也门的事态也表明,当前沙特与伊朗的冷战化对抗正不断升级并日趋白热化。

12月4日,媒体传来也门前总统萨利赫被胡塞武装击毙的消息,萨利赫也成为继萨达姆、卡扎菲之后倒下的第三位中东政治强人。该事件的表象是也门政府、胡塞武装、前总统萨利赫残余力量三大势力矛盾分化组合的产物,但其背后仍是沙特与伊朗新一轮博弈的反映,萨利赫也正是由于在伊朗支持下的胡塞武装和支持也门政府的沙特之间摇摆才遭此横祸,最终以悲剧的方式结束了“在蛇头上跳舞”的一生。也门的事态也表明,当前沙特与伊朗的冷战化对抗正不断升级并日趋白热化。

 

尽管冷战国际体制已经瓦解多年,但冷战的历史遗产以及冷战思维依然存在,并在某些地区仍然十分突出,如东亚和中东地区。在中东地区,在地缘政治、民族矛盾、宗教纷争、大国干预等多重因素的交互影响下,地区格局冷战化主要表现为以沙特和伊朗两大地区强国为核心形成的阵营化的对抗,其主要内容包括民族矛盾、教派矛盾、争夺地缘政治主导权的矛盾,以及双方在诸多地区热点问题上的代理人战争或竞争,但争夺地缘政治主导权的矛盾是双方矛盾的核心。双方的对抗态势呈现龃龉不断但又不会走向战争的“新常态”,中东国家日渐分化成沙特阵营、伊朗阵营和游走在两大阵营之间的国家。

 

中东地区格局冷战化的形成由来已久

 

中东地区格局冷战化的形成和发展大致经历了四个阶段。

 

第一,从1979年伊朗伊斯兰革命至2003年伊拉克战争。其集中体现是1981年海湾合作委员会的成立、1980—1988年的两伊战争,主要矛盾是伊朗输出革命与海湾阿拉伯国家抵制革命的矛盾、波斯民族和阿拉伯民族的矛盾。

 

第二,从2003年伊拉克战争至2010年“阿拉伯之春”之前。主要矛盾是伊拉克战后重建、伊朗核问题,沙特、约旦等阿拉伯逊尼派国家提出“什叶派新月地带”的概念,高度警惕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后塔利班政权、萨达姆政权被美国铲除后伊朗崛起的势头,伊朗拥核成为沙特最大的战略焦虑。

 

第三,2011年“阿拉伯之春”爆发至2015年沙特萨勒曼国王上台和伊核协议签署。集中表现是沙特与伊朗双方围绕阿拉伯国家转型,以及地区热点问题如巴林问题、也门问题、叙利亚问题上的矛盾;而2015年3月萨勒曼就任沙特国王后的冒进外交,以及2015年10月伊核协议的签署从主观和客观两方面加剧了沙特对伊朗政策的对抗性。

 

第四,2016年1月沙特与伊朗断交以来。2016年沙特与伊朗断交事件和2017年沙特与卡塔尔断交事件导致双方的对抗公开化、阵营化、教派化,而2017年11月以来的黎巴嫩总理哈里里辞职事件、也门胡塞武装与沙特互射导弹事件、沙特领导成立41个逊尼派国家、也门形势严重紧张,都是中东地区格局冷战化进一步发展的表现,而叙利亚战后重建也将成为双方博弈的焦点所在。

 

沙特与伊朗的冷战对抗荼毒中东

 

中东地区格局冷战化的表现及影响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首先是中东国家的阵营化。围绕沙特与伊朗断交、沙特与卡塔尔断交以及反恐等问题,有多个阿拉伯国家选择追随沙特与伊朗、卡塔尔断交,并参加沙特领导的41国反恐同盟,使中东国家日渐分化成以沙特和伊朗为核心的两大阵营,导致海合会和阿拉伯国家的分裂都进一步加剧。此外还有部分国家在两派矛盾的夹缝中态度暧昧、左右逢源(如阿曼、伊拉克),唯恐引火烧身。而另有一些地区大国游移于两大阵营中间并企图渔利,其突出表现是土耳其、埃及与沙特、伊朗的关系十分微妙,它们与沙特、伊朗双方都存在既合作又竞争的关系。例如,土耳其一方面参加了沙特领导的41国反恐联盟,但又在卡塔尔断交危机中支持卡塔尔;埃及虽然也参加打击胡塞武装、逊尼派反恐联盟等,但显然是经济上有求于沙特情况下的妥协,双方争夺阿拉伯世界领导权的矛盾仍然存在。

 

其次是中东地区矛盾的教派化。以沙特为首的海湾国家试图通过“什叶派阴谋论”激活地区教派冲突,力图以教派逻辑定义地区关系和建立地区秩序,通过强化海湾地区逊尼派同盟,对伊朗和什叶派势力进行打压和孤立。伊朗与沙特主动挑起地区教派矛盾有所不同,它一直试图避免掉入沙特设置的教派话语陷阱,其重要原因在于担心因教派矛盾使伊朗在中东地区陷入孤立。但这并不妨碍伊朗将什叶派作为动员中东什叶派反对西方及其盟友的一种软实力工具。伊朗对巴林危机、叙利亚危机和也门危机等地区热点问题的介入,其教派动员虽然有实有虚,但“以教派为基础的联盟是伊朗确保其影响力为数不多的手段之一”。中东地区矛盾的教派化不仅导致沙特与伊朗对抗、阿拉伯国家国内矛盾、地区热点问题的教派化,而且为大国操控和干涉提供了切入点,更成为“伊斯兰国”利用教派冲突争取逊尼派支持,扩大其社会基础提供了土壤。

 

最后是地区热点问题的代理人化。目前中东地区政治阵营化、冷战化趋势越来越突出。在沙特、伊朗两个阵营的对抗中,沙特、伊朗本身有美国和俄罗斯代理人的色彩,沙特、伊朗在中东内部又各有代理人,形成双重代理人格局。2011年以来,沙特与伊朗围绕巴林、叙利亚、也门、伊拉克、卡塔尔、黎巴嫩等国家展开持续不断的博弈,而也门、黎巴嫩、叙利亚乃至伊拉克的紧张局势都有因沙特与伊朗博弈进一步恶化和升级的危险。

(作者系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所长、教授。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栏目主编:杨立群;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文字编辑:杨立群 题图来源:新华社 图片编辑:苏唯
网友评论
0人评论 | 注册
在@后输入空格完成输入
登录并发表
  评论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聚焦嘉定
第三届绿色账户微电影大赛
设计服务与相关产业融合发展整合推广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