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政情 > 文章详情
【钩沉】“八一三”淞沪会战谁先开的第一枪,蒋介石持什么态度?
分享至:
 (0)
 (1)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廖大伟 2017-08-13 17:19:42

 

单方面的和平意愿并不能阻止战争的降临。当强盗翻墙入室谋财害命的时候,再仁慈孱弱的主人也会作出顽强的抗争。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军国主义并不满足对东北的实际占领,它要继续侵吞华北,以便作为侵略全中国和征服全世界的“圣战基地”。

 

对于日本进一步侵略中国的野心,蒋介石早有警惕,并做了相应的抗战准备。在具体实施计划过程中,上海外围,京(南京)沪杭一带,始终作为重点。至1937年2月,基本完成吴福线(苏州至福山)、锡澄线(天锡至江阴)、乍嘉 线(乍浦至嘉兴)等防御阵地,其中淞沪线因受《淞沪停战协定》限制,进展缓慢。1936年11月,张治中以第36师、第87师、第88师迅速推进至上海外围警戒待命,同时征集车辆船舶,“屯积必需粮秣”;命令淞沪警备司令部绘制驻沪日军据点和全市交通详图,在市区要口暗筑工事,“并秘密设计扩充上海保安总团”。

 

王敬久第87师、孙元良第88师由原国民政府警卫军改编组成,半德式装备,受过德国军事顾问的训练。参加“一二八”淞沪抗战时,即属第5军军长张治中指挥,而第36师后由这两个师分出组成。第36师、 第87师、第88师系蒋介石之精锐,时称教导师,蒋介石如此配备,可见他对上海的重视绝非一般。

 

张治中

 

将上海作为备战重点,只是以防万一,也是吸取“一二八”淞沪抗战时因防御缺陷而被迫迁都洛阳的教训。蒋介石其实“不愿在上海轻易发生战事”。上海为国家经济命脉所系,关系首都的安危,军队集中不易,且直接影响以蒋介石为首的四大家族的利益。除非被迫无奈,万不得已,蒋介石不会自伐肺腑,“自损资源”。

 

但是,单方面的和平意愿并不能阻止战争的降临。当强盗翻墙入室谋财害命的时候,再仁慈孱弱的主人也会作出顽强的抗争。

 

既然战不可免,不如先发制敌

 

全面侵华是日本的既定国策,夺占上海自是“预定的步骤”。日本1935年年度作战计划,其中就有入侵上海的设想:以3个师团为基干,“协同海军,在上海附近扬子江下游地区登陆,占领上海附近”。

 

“七七”卢沟桥事变爆发后,上海的局势日趋紧张。日本“陆军在北方制造事件,在上海的海军也必然要挑起某些事端”。7月11日,日本第3舰队司令长官谷川清中将率旗舰“出云号”驶入黄浦江, 随之其他日舰也陆续抵沪,麕集吴淞口外。7月中旬,日军迭以汽车载运武装官兵,向江湾一带侦察示威,并制造水兵宫崎所谓失踪一案。与此同时,驻沪海军陆战队“将各通衢哨所的兵力增加,各屋顶架设高射炮,各要点构筑工事,对市中心区及南翔方面试设炮位,日夜继续演习”。7月28日上午,汉口日本侨民突然紧急撤退,接着长江沿岸各地日侨昼夜向上海转移。原来日本驻南京领事馆于7月27日晚获得情报,中国最高当局正计划在江阴方面封锁长江航道。未久查明,此绝密情报“系国民党行政院简任秘书黄浚所泄露”。黄浚被日方收买多年,案发后与其子黄晟同以间谍罪被处决,年47岁。

 

日本撤侨,虽事出有因,但本身是一个重要信号,它表明日本将于上海采取军事行动。“如上海发生事变,导致全面战争,其散处于长江沿岸各地日侨,总数达二万九千二百三十人之多,现地派兵保护既不可能,势非在大举行动之前,将各地侨民全部撤退不可”。军事委员会国际问题研究所将此分析判断,迅速上报蒋介石。事实证明这一判断极其正确。7月29日、30日,日军进占平津。 在扩大华北战事的同时,日本中央统帅部已正式将上海列入作战计划。战争的红球已高高挂起。既然上海一战势不可免,与其坐等挨打,不如主动出击。7月30日,张治中致电蒋介石等,建议“立于主动地位,首先发动,较为有利”。南京方面迅即复电赞同:“应由我先发制敌”。

 

8月11日,蒋介石获悉日本佐世保机动部队已增援抵沪,当晚作了紧急部署,“中央决心围攻上海”,开辟淞沪战场。8月12日,南京国民政府决定以军事委员会为抗战最高统帅部,并遵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第20次常委会决议,特任蒋介石为陆海空军大元帅,统率全国。当天,蒋介石主持召开最高国防会议,策定全国作战指导原则:“国军一部集中华北持久抵抗,特别注意山西之天然堡垒;主力则集中华东,攻击上海之敌,力保吴淞要地,巩固首都;另以最少限度兵力守备华南各港”。

 

此时,淞沪围攻部队均已“输送进行完毕”,分别到达指定位置:第87师一部进占吴淞,一部控制罗店、浏河,主力进驻江湾;第88师进至闸北、江湾一线;炮兵第10团第1营和炮兵第8团进入真如、大场阵地;独立第20旅与第56师分别集积于南翔、太仓待命。

 

前往上海前线支援的国军部队。

 

截至8月13日,“淞沪一带日舰共三十二艘”,多种口径大炮约40门,坦克、装甲车各20余辆,作战兵力有驻沪海军陆战队及汉口撤沪陆战队约3000人,在乡军人3700人,舰载机动兵约1600余人,加上各舰已登陆增援部队2100人,合计1万余人。中国围攻部队计3个步兵师,1个步兵旅及炮兵团、营各1,加上原在上海地区的保安总团和警察总队,总兵力不下5万人,各种口径大炮约有300余门。就地面部队而言,中国军队明显占有优势。

 

按张治中计划,围攻部队将于13日拂晓发起攻击,“本想以一个扫荡的态势,乘敌措手不及之时,一举将敌主力击溃,把上海一次整个拿下”。可是12日晚蒋介石突然来电,要求暂停行动,“等候命令并须避免小部队之冲突”。原来上海领事团为免在沪开战,已正式出面调停,当天下午召开了淞沪停战共同委员会紧急全体会议。中国代表考虑到国际影响,最终表示:“如日方不向我攻击,当决不向其攻击”。日方代表冈本亦作“同样表示”。然而第二天,枪声便打破了各自的承诺,“八一三”事变终于发生。

 

被动中的主动:“八一三”事变的爆发

 

关于谁先射击,中日各执一词,迄今仍无定议。

 

国民党中央通讯社当日曾作报道:日军今晨“二、三时,曾屡向我防地开枪寻衅,我军均未还击。”“晨九时,敌陆战队一小队,突由天通庵及横槟路越淞沪铁路冲入宝山路,向我西宝兴路保安队扫射,我为自己计,遂起应虞”。“下午四时,日军又向我阵地进犯,剧战已开始”。当日张治中致最高统帅部的报告及部队现地作战日记等,也有大致相同的记载。

 

然而,日本的记述完全相反。据《中国事迹陆军作战史》:“13日10时半许,在商务印书馆附近的中国军队突然向陆战队阵地射击,曾一度予以反击,而不久也就平静下来。但是,当天傍晚八字桥附近的中国军队开始炮击后,双方终于进入了交战状态”。

 

究竟何方率先射击?究竟哪一枪算是“八一三”淞沪事变的开端?时至今日,实难辨定。当时双方均着力抢占有利地形,不断将警戒线向前推进,形成阵地分散交错、两军近距,因此局部小冲突多处发生,枪声时有所闻。率先射击,双方均有可能,情形紧张,自所难免。但可以肯定,这绝非故意挑战。日军大批援兵未到,在明显处于劣势状态下有意开枪挑起战端,显然有悖常情。我军围攻部队已奉命避免冲突,故意违令似乎也不可能。有关历史资料,并不一定反映真情,假使我围攻部队基层官兵率先射击,当也不会据实上报,致受军罚。因此,“八一三”事变的发生,是必然中的偶然,由势难避免的零星冲突而引发。

 

“八一三”淞沪开战,我们是被动的,也是主动的,确切地说是被动中的主动。从实际态势来看,诚如当时主管全国作战命令和计划的军委会第1部部长黄绍竑所言:“‘八一三’事变的发生, 是出乎日本意料的,也可以说日本是被动的,而我国是主动的”。承认这一点,丝毫无损我“八一三”淞沪抗战的正义性。日军既向华北腹地大举进犯,又于上海增兵滋事,我变被动为主动,先发制敌,理应不分南北。上海《立报》当时曾刊文指出:“现在和平已经绝望了,牺牲已到最后关头了,——我们固然不愿挑衅,但敌人既着着压迫,在战略上我们就绝对不能再拘泥于‘守’与‘抗’,以重蹈淞沪战役及长城战役的复辙!……我们决不能永远做被动者!我们要明白作战的地点是在我们的领土上,愈挺进则所受的损失愈少!”

 

淞沪会战中在上海市区作战的中国军队

 

8月13日,双方进入交战状态, 但“正式的开战是在八月十四日”。这一天,中国空军奉命出击,对敌陆上据点和江中军舰施行反复轰炸,同时,南京国民政府发表《自卫抗战声明》,宣布“实行天赋之自卫权”,抗击侵略者,而围攻部队是在当天下午5时, “于空军轰炸后”才正式发起进攻的。

 

大战的血幕既已拉开,蒋介石遂决定全军主力向华东集中。13日晚,电令调防西安的宋希濂第36师“火速开赴上海参战”,沿途一切车辆通通让路;又令正由武汉增援华北的罗卓英第18军的第11师、第14师、第67师“转向苏州输送”。至8月17日,“我军到达前线者,计有八十七师、八十八师、九十五师、五十六师、十四师、五十七师及独立第二十旅等部队”,而更多的兵力正在增援途中。

 

开战淞沪的战略意图

 

蒋介石既然决定开战淞沪,主动出击,必有其战略意图。首先,集中优势兵力,“以扫荡上海敌根据地之目的,实行攻势作战”,保护经济命脉,巩固首都,同时激励国人斗志,以新国际观感。对此,陈诚曾有论述:“因上海乃我经济重心,中外观瞻所系,故我不惜任何牺牲,予以强韧作战,……所获政略上之成就尤伟”。其次,以淞沪之战吸引日军,减轻华北我军的压力,打乱日军的作战计划,争取主动。蒋介石在淞沪会战结束后曾就此问题作过回答,他说:“我们此次为什么要在上海作战呢?就是要打破敌人的战略,使他们不能按照预定计划,集中兵力侵略我们华北”。第三,“以战略促政略”,以淞沪会战牵连各国在沪利益,促使美、英、苏等大国或国际组织干涉调停,从而达到总体解决中日争端问题,达到保障现有主权和行政领土完整的和平目的。蒋介石在淞沪会战初期答记者问时说:中国现在“所从事的战争,不仅是中国自己的战争,而应是一切委托其生命于条约的神圣和不可侵犯的国家的战争,尤其是那般在中国有广大的商业利益,而目下利益正在被破坏,代表正在被驱逐的国家的战争。”第四,与其在华北平原与日军交战,“不若在长江流域,利用湖沼山地,较为有利”。第五,如扫荡不能如期完成,则利用相持阶段,“使我长江下游工厂物资,得以内运”,然后退守既设国防阵地,作长期防御作战。

 

淞沪会战中最着名的一张照片,被轰炸后的上海与一名哭泣的婴儿。

 

蒋介石希冀以绝对优势兵力,于开战之初即能“扑灭在上海地区之敌军”,“尔后直接沿江海岸阻止敌之登陆”。可是实际战况并不理想,围攻态势虽然形成,进展却十分缓慢。“因第一通路,皆为敌军坚固障碍物阻塞,并以战车为活动堡垒,终至不得不对各点目标施行强攻”。炮兵射击,也因目标坚固,“未得预期成果”。8月18日, 蒋介石因不满意淞沪战场的进展,特派军政次长陈诚“为第三战区前敌总指挥”,希望统一指挥,打开局面,扩大战果,迅速克敌致胜。21日,第36师一度攻至日军重要据点汇山码头,但终因攻坚乏力,只得无功而返。其他各部同样也无重大突破。

 

战至8月23日,陆上之敌不仅未被“扫荡扑灭”, 而且其援兵正源源不断地赶到,开始在江岸实施强行登陆。战情骤然严峻,攻防瞬间发生转换,这大大出乎南京方面的意料。而此时欧美等国仍抱着局外中立的态度,外交努力同样令人沮丧。开战以来,蒋介石一再向美、英等国呼吁斡旋,寄望“国联”制裁日本。8月17日,英国提出上海中立化建议,因“美国实际上没有同意”,日本拒绝接受,而不了了之。美国驻法大使蒲立德代表美国政府表示:“各国在无足够兵力的情况下,无法对日本施加多大的压力”。

 

战况不利,外交无望,显然,蒋介石最初的战略意图未能实现,从而陷入两难境地。

 

“八一三”淞沪抗战是“七七”华北抗战的继续,是中国全面抗战的又一个主要标志。如果说“七七”华北抗战是被迫应战的话,那么“八一三”淞沪抗战则是主动开战,这是两者之间的一大区别。蒋介石不惜以精锐之师在最精华的上海先发制敌,乃是为了全局利益,争取全国战略之主动,同时推动中国问题进一步国际化。承认“八一三”淞沪开战我为主动,不仅丝毫无损于我国抗击外来侵略的正义性,相反更能证明和充分体现中华民族不畏强暴、宁可玉碎的伟大气慨。

 

(作者系东华大学人文学院副院长、上海中山学社副社长兼秘书长,有删节。题图为国军第88师于上海闸北在环形工事内与日军进行攻防战。)

 

题图来源:新华社 责任编辑:张骏 编辑邮箱:shzhengqing@126.com
网友评论
1人评论 | 注册
在@后输入空格完成输入
登录并发表
  评论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聚焦嘉定
第三届绿色账户微电影大赛
设计服务与相关产业融合发展整合推广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